设胭脂女性网为首页
小编解答 | 微信订阅胭脂女性网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首页 > 生活 > 情感 > 正文

揭秘:男人为何容易被女人的长发撩拨

时间:2015-12-19 15:25:41;    来源:胭脂女性网    

揭秘:男人为何容易被女人的长发撩拨

女人轻抚发丝有无限魅力

波德莱尔在他的诗集《恶之花》里专门有一首献给他的情人让娜•迪瓦尔名为《头发》的诗歌。他如此盛赞它:“懒洋洋的亚洲,火辣辣的非洲,一个世界,遥远,消失,几乎死亡,这芳香的森林在你深处居留!像别人的精神在音乐上飘游,爱人!我的精神在香气中荡漾。”比起波德莱尔将情人的发丝譬喻为一座森林的极端植物化的狂热,诗人济慈在长诗《恩底弥翁》中描绘月神的发丝之美时,处于严重的失语状态,他只能直抒胸臆的感叹“说吧,顽固的地球,在哪里有一事物能象征她的金发?不是在夕阳中低垂的燕麦束;美丽的姐姐,也不是你的纤手!我不该在你的面前说这蠢话——可她真有亮得使我发疯的头发。”

比对一下两位诗人赞美女人发丝的诗歌,我们会发觉一个有趣的现象,那便是男性对美丽温顺的女子的植物化审美的全部症候,正是以女性的发丝为起点的。女子如蔓如藤的发丝给了男人们植物化女性的最佳借口。这是千百年来男权文化所形成的一种审美惯性。在这列审美惯性的火车上,载满了各个时代的各样男子。而与之相映成趣的却是男权社会对难以控制的、刚烈的、妖邪女子的描绘则是动物化的。当然,这种动物化审美,同样是以女性的发丝为起点。古希腊神话中的满头蛇发的美杜莎,中国传说中的九尾妖狐妲己,皆在这动物化审美所构筑的囚笼里徜徉。

在东方荧屏中,我们很容易找到多情女鬼与狐仙的造型,无需置疑,她们大多长发飘飘。香港女演员王祖贤,就是这种多情鬼妹的代言人。她的鬼魅之美,百分之七十该归功于那一头丝丝在风中飘散、牵愁惹恨、风月无边的长发。《红楼梦》第六十五回写到刚烈女子尤三姐的放浪风情,首句便是“那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。”梅里美在他的名著《卡门》里这样描绘这位女权先驱“她的头发虽然有点粗,可是颜色漆黑,带有蓝色的反光,像乌鸦的翅膀一样,又长又亮。”美国电影《埃及艳后》中的艳后,满头发辫,密而细实,根根若蛇,直咬肩头。看看这发型,她活生生就是个美杜莎。不管导演有意还是无意,艳后的这种造型,正是男性动物化审美妖邪女性再次在西方屏幕的呈现。

让我们转身去看看最近科学家复原的埃及艳后的真人雕塑。这传说中的倾国女子,相貌一般,额头低垂,发髻后绾,宛然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优雅女子。影星奥黛丽。赫本一直以风度优雅所著称。那么她的优雅集中表现在那里呢?阅看她的大多剧照,我们很难找到长发乱飘的造型。照片中的她,不是短发俏丽,便是长发绾起,但无论长短,皆梳理得一丝不苟。显然,赫本的照片在告诉我们,女人的优雅,首先应该是一种发丝的优雅。

中国古代女子嫁人之日起,便要将头发盘了起来,称之为髻。这是个仪式,更是一种对头发这种潜在的招惹情欲的撩拨道具的约束。它比西方的戒指更为直观。在农耕文明时代,它起着这样的广告效应,它在明明白白的告示陌生男人:不要惹我,我是个已婚女人。事实上,从古到今,女人的头发,一直像默片一样说着话,只是我们不曾侧耳细听它。当然,很多时候,是一种男权话语在替它发言。我梦想这样的一天,我期待女性的头发真正的属于女性自己的那一天:它不但能够拥有自己的话语权,并能自信的说到地老天荒。

原文标题:《发丝情爱美学的撩拨道具》

(责编:author)

关键词
分享

相关阅读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

佛山市锐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关于胭脂女性网
Copyright © 2015 www.yzlady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粤ICP备14096972号-2